三方应用公开支持华为HMS的底气从哪来?

三方应用公开支持华为HMS的底气从哪来?

时间:2020-03-21 19:1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三方应用公开支持华为HMS的底气从哪来?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03-15 10:22 钛媒体APP官方帐号

文 | 雷科技leitech

近日,一款名为地铁通的应用在更新日志里表示去掉了GMS,转为对HMS(华为移动服务)提供支持。

由于华为、HMS等话题的敏感性和复杂度,这件事随即在网络上形成热议: 不少声音认为中国开发者们开始支持华为,向谷歌发出抗议 。在我们对事件进行深入了解后,发现事实并非大多数人所认为的那样,它也代表着更复杂的影响。

HMS能力被开发者认可

我们查看了地铁通在Google Play、华为应用市场、其他厂商的自有应用市场以及多个第三方分发渠道的应用信息,发现了一个事实。除了在华为应用市场上架的版本, 其他同样标注为“10.8.0版”的地铁通并未提及关于GMS或是HMS的内容 。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地铁通并没有在所有安卓版本中统一去除对GMS的支持并转为接入HMS, 仅仅是对通过华为应用市场渠道分发、将要在华为手机上运行的版本进行了处理 。

这在应用开发中十分常见,iOS应用会接入苹果的SDK,安卓应用也会接入GMS或是厂商的服务。 地铁通发生的转变充其量是应用遵守平台规范,做好“入乡随俗”罢了 ,不过开发者只在华为版应用中改动的理由同样值得玩味。

在提供港澳台在内的41个中国城市地铁信息之外,地铁通背后的开发团队还制作了适用于日本的“日本铁路通”应用,两款产品同样支持英语、日语、法语在内的11种语言,称得上是国际化的应用。 为了在Google Play等海外分发渠道上架,支持GMS就成了应用必修课 。

华为在2019年遭受的境遇让开发者的工作有了变化,由于在海外市场新上市的华为手机受到制裁影响无法使用GMS,原本通过GMS实现地图、定位等功能的应用也会受到干扰。 如今华为带来了替代品HMS,诸如地铁通这样的应用进行相应修改,也是符合规范的操作 。

虽然近几个月内才开始在海外正式上线并大规模宣传,但实际上HMS在国内早就以华为移动服务的身份出现在华为终端旗下的手机、平板等产品中。诸如华为账号、云同步服务、可穿戴设备同步等等,有了国内运行已久的基础做框架,华为可以很迅速地向海外市场推出HMS。

根据华为在前不久的发布会上公布的信息,HMS Core 4.0拥有了AppGallery应用商店、浏览器、云服务、智能助手等组件。 如今第三方应用公开宣布接入HMS,也能从侧面印证这套移动服务的丰富度和可靠性 ,让开发者愿意以此为基础向用户提供服务。

当前的HMS为开发者提供了终端与云服务的接口,覆盖了能力开发、增长管理以及变现方式。这一部分虽然和面向用户的功能一样都叫HMS,可它 对应的是安卓版本的Google API,诸如账号接入、数据分析、广告分发等 单个开发者较难实现的服务。

那么HMS Core 4.0具体给开发者提供了哪些能力?

1、应用开发的能力

不少开发者选择接入GMS,就是看中了谷歌通过接口提供的这些便捷之处,华为手机无法使用GMS之后造成的最大影响也是在这里,让应用原本的功能也跟着不能用。 华为打造HMS的一大目的,就是要让应用脱离GMS之后,也能有对应体验 。

现有的系统级应用能力是:华为账号登陆、用户状态和情景感知、云端存储、线上身份认证、游戏功能服务、运动健康数据、用户身份管理、位置定位和地图、机器学习、近距离通信、全景数据、安全检测、统一扫码、数字版权。

2、增长与变现支持

安卓以及Google Play生态之所以能够在智能手机系统战争中存活下来,并能获得最大的占有率,和谷歌在背后提供的一系列开发者支持能力脱不开关系。 好的生态不只是让开发者进来,还要帮助他们变得更好,甚至是能轻松获利 。

GMS中的数据分析、广告分成等接口,正好给开发者提供了这些便利。当前版本的HMS也提供了一些对应能力:数据采集和分析、营销监控、独立推送服务。变现上则是带来了广告接入、应用内支付和钱包能力,与谷歌广告联盟、谷歌支付服务相对应。

3、对旧版本系统的向上兼容能力

虽然华为遭受制裁并是在较短时间内发生的事件,但HMS中提供了一些在之前的系统中同样可以使用的接口,甚至有部分功能可以在2014年发布的EMUI 3.0上使用。

开发者不用过于担心接入HMS之后,会大幅影响原有用户群体的体验,即使用户使用的不是预装HMS上市的华为新机,也能在切换后的应用中找到接近的使用体验。相当于又给第三方开发者们吃了颗定心丸。

手机厂商都在打造自有应用能力

从当前给出的能力来看,HMS做好了独立于谷歌生态去支持好开发者的准备。其他的手机厂商们,诸如三星、小米、OPPO以及vivo, 短时间内并没有推开谷歌独立打造生态的必要性,不过都在布局开发生态和开发者服务 ,甚至也召开过开发者大会。

在中国国内市场,各家厂商的开发生态主要聚焦在三个维度:GMS缺位之后提供对应能力补充,在各自的产品平台上实现更优性能和体验,与品牌和渠道相绑定的变现方式。可以理解为, 厂商们做了一部分谷歌的工作,同时又相互展开了竞争 。

三星为开发者提供的能力围绕着应用分发展开,诸如审核上架、资源推广、广告合作等等,有时也会给予针对新版本系统适配的指导建议。 游戏联运、游戏合作以及主题相关的合作也占了一部分 ,这也是三星手机移动服务在本地盈利的主要方式。

小米的开发生态中,MIUI相关内容占了很大一部分,这可能和小米品牌依靠MIUI扩大认知,也是手机产品上最大入口脱不开关系。在应用分发和变现之外,小米还有 消息推送、账号接入、云端测试以及MIUI运行优化等,总之是能在小米手机运行得更好的能力 。

随着小米生态链的 IoT产品、小爱同学为首的AI能力进入更多视野,小米也开始对外提供这些能力 。开发者可以在应用中接入IoT产品,或是让硬件产品接入到手机使用中,又或者是调用小爱同学背后的语音识别和深度学习框架,获得与系统内置应用接近的体验。

OPPO和vivo的开发生态与小米相仿,都在以手机体验和获利改善为主轴,同时给IoT和AI的前景埋下了伏笔。这可能是英雄所见略同,智能手机竞争已经到了几家大型厂商 共同瓜分一个增长缓慢甚至有下滑的市场,在新的领域寻找可能性变成了当务之急 。

有一点值得注意,同样是GMS缺位, 包括华为在内的多家手机厂商,都没有像当前的海外版本HMS那样提供如此完整的对应能力 。这或许与国内生态中相当一部分由互联网厂商构成有关,既然已经有了泛用性较广有规模的生态,手机厂商亲自下场难免费时费力还不讨好。

不过这并不代表手机厂商们都没有“居安思危”,当前提供的生态体系都有可以拓展开来的可能性,而且在海外市场也进行了一些准备。以小米在印度市场的动作为例, 按照谷歌的要求为所有销售的手机预装了GMS,同时也提供了自家应用市场以及音乐视频服务 。

还有厂商组建的应用分发联盟,此前传闻华为将要加入的GDSA由小米、OPPO和vivo共同组建,为开发者提供了一次性接入多家厂商应用商店并进行分发的服务。 无论是哪一家厂商,都没有完全把手机上通过应用生态、互联网服务获利的权利让渡于谷歌 。

当然,在现阶段依然是谷歌与GMS主导,各厂商保持自有权利的平衡阶段。在用户认同度、生态便利性上,前者有着难以撼动的地位,厂商的动作更像是一种防御性行为。从当前的一系列举措来看,他们至少向外释放了这样一种信号: 会和开发者的利益站在一起 。

HMS是华为拯救海外市场的锦囊

HMS正式上线并得到了开发者支持,这是一件大事,意味着华为这家全球市场份额领先的手机厂商开始探索脱离原有生态之后的道路。同时也是一件小事, 短时间内并不会影响到GMS硕大的根基 ,主要受益方还是用户,体验没有被变动所损害。

因此无论是用户、手机产业或是关联产业的任一部分,都不值得为地铁通或是其他应用开发者的动作而大惊小怪,改进应用符合平台要求和特性并提升用户体验,一直是应用平台和每个开发者都应该做的事情。

回到华为身上,这又成了一个关键的事情。从账号登录到云服务、智能助理、金融支付、安全保障、内容消费等等方面,用户需要整套的完善服务来让其得到与时俱进的移动生态体验, 如果华为无法提供,那么用户的反应恐怕便是另寻其他产品 。

这才是HMS在海外上线的原因,保障用户体验 。2018年华为在海外市场实现了平均收入超70%的增长,市场份额上也紧跟三星苹果稳居第三。在2019年全年,华为在海外增速受到影响,甚至部分旗舰机型推迟了发售。华为需要HMS帮助其重获海外市场竞争力。

根据多家外媒报道,在2020年1月30日的维也纳新闻发布会上,华为驻奥地利经理Fred Wangfei表示, 由于不能保证今后不会再度受到类似制裁,华为并不打算回归谷歌生态和HMS 。这也意味着华为和原本的安卓阵营生态分道扬镳。

第三方应用开发者的积极响应对于华为来说无疑是好事, 不仅解决了当下在海外及国内市场服务的可用性问题,更为将来的进一步变轨做好了准备 。至少在适用于华为手机和平板的鸿蒙系统正式上线之初,能为其提供大部分使用需求可以被满足的移动生态,留住现有用户或是保持产品吸引力。